选秀唯金钱论,粉丝成了“唐僧肉”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

2018-10-24

  选秀唯金钱论,粉丝成了“唐僧肉”  制造了“偶像元年”繁荣景象的这些偶像养成节目,不仅推出了让人目不暇接的“偶像”,其发动粉丝的能力也达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某节目一位“C位”出道偶像的应援资金达到了1200万元,令人震惊。

而参与这个比赛的选手总共有101名,其总金额可想而知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应援资金多并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涉及巨额资金的选秀链条、偶像制造机器上的每一个环节都缺少监管,而选秀本身却具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力。 这些选秀节目大多以选手获得粉丝应援的多少作为排名依据,而粉丝应援都转化为种种明码标价的物品或是服务,最终进入了选秀链条上各利益相关方的口袋。 比如节目主办方可以通过向粉丝出售各种“卡”或指定应援花篮、花牌购买渠道的方式,将粉丝为偶像掏出的钱装入自己腰包。

更有甚者,粉丝还会通过购买水军、小号等方式为自己的偶像造势,而这些钱也最终流入了能拿到“资源”的水军公司。

在畸形的、缺少监管的选秀链条上,粉丝的真金白银最终换回的是虚假的流量,偶像制造也变成了一场“假对假”但又不得不为之的较量。   在这条选秀链条的源头,大量粉丝通过类似于众筹平台的互联网平台为选手应援筹款。

这些平台不但对筹款发起方疏于监管,而且并无手段约束未成年人参加筹款,更无从谈起对款项使用的监管了。 平台通过免责声明等法律手段将款项的筹措、监管等责任都推给了发起者和筹款者本人,而松散的粉丝团体一直有“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的说法。

  从本质上来讲,选秀是展示偶像打造过程,引起粉丝的共情和参与感,进而通过粉丝参与来获取一定利益的一种商业模式。 究其本源,这种商业模式售卖的应当是选手的实力和才艺等内容性质的文化产品,而不是将一切都明码标价进行排名。

由此观之,这种选秀已偏离了本源,从选秀变成了集资,而心甘情愿掏钱的粉丝则变成了商业链条上的“唐僧肉”。

这样的选秀,除了满足某些利益相关方赚快钱的需求之外,对行业又有何益呢  (林楠)。